郭广昌惊魂三日:被疑是红顶商人 或事涉艾宝俊 期货 刘强

2017-02-21 17:37:08 点击数:

您现在的位置:第一金融网>>金融焦点>>产经新闻>>正文 郭广昌惊魂三日:被疑是红顶商人 或事涉艾宝俊 2015/12/23 12:30:15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周刊作者:劳佳迪 文章简介:“‘协助调查’本身并不是拘留,现在能够现身公司年会,也不代表就完全结束了协助调查,也可能是有限制条件的。“与其他站在财富塔尖的民营企业家相比,郭广昌显得更有书卷气一些,不怎么喜欢出风头。

[封面故事]郭广昌惊魂三日

“‘协助调查’本身并不是拘留,现在能够现身公司年会,也不代表就完全结束了协助调查,也可能是有限制条件的。”

就在失联前不久,郭广昌对媒体表示,“复星已经基本形成了覆盖全球的保险和私人银行近2000亿美元平台”。复星正以全球金融业新贵的姿态迈向2016年。

“与其他站在财富塔尖的民营企业家相比,郭广昌显得更有书卷气一些,不怎么喜欢出风头。”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劳佳迪|上海报道

90小时,对郭广昌来说像一场惊魂游戏。而在外界眼中,却是迷影幢幢。

12月10日,上海好不容易从连日阴雨中得以喘息,太阳硬是挤破了厚重的云层,漏下一星半点热量。下午3点左右,一颗来自社交媒体的“深水炸弹”却骤然爆破,成为笼罩在上海商界的一片乌云:郭广昌失联了。

最初是有自称目击者的网友惟妙惟肖地描述了“十几个警察”在机场带走这位上海滩商界领袖的情景,在接下来的3个小时内,各路人马上演着反复猜测和澄清的“罗生门”情节。

直到晚间7点左右,一家媒体网站发出短讯“确认郭广昌已经失联”,这个同时被美国《纽约时报》、英国《金融时报》比作“中国巴菲特”的财富大亨,在资本市场和实业界都翻云覆雨的“复星系”掌门人,才被坐实去踪成谜。

11日,复星系多家上市公司停牌。深夜谜底揭晓,在失联近48小时后,复星国际(00656.HK)一纸公告终于证实了郭的行踪,“正协助相关内地司法机关调查”。

尽管复星国际强调,郭广昌仍“可以以适当方式参与公司重大事项之决策”,但失联事件还是瞬间点燃了市场的复杂情绪。在一些人眼中,郭的形象从“神出鬼没的股海术士”变成了“带着原罪的红顶商人”。

13日晚间6点,复星集团召开电话会议,郭广昌副手、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再次强调,郭广昌协助调查“是案件侦破的常规司法程序,是配合查证,并非公司有问题”。

就在所有人都为郭广昌捏一把汗时,距离电话会议15个小时后的14日上午,他如期现身公司年度工作会议,但在发表主题演讲后不久便起身离席。

这并不是近年来郭广昌第一次卷入失联传闻。而这一次,波澜仍未平息。郭广昌究竟身涉何事、是否已经完全从协助调查中脱身,成为焦点所在。

警报未除?

尽管在14日开盘前,已有零碎的市场消息称郭广昌已经返回家中,但“复星系”股票复牌后仍集体飘绿,相关A股依然出现5%以上大跌。其中,最惨烈的是上海钢联(300226.SZ),以暴跌近8%开盘,其后走势数度直逼跌停;复星医药(600196.SH)以大跌6.74%开盘,走势一度凶险,最大跌幅达到7.97%;南钢股份(600282.SH)深跌5.65%,豫园商城(600655.SH)和海南矿业(601969.SH)情况稍好,分别以跌4.83%、4.73%开盘。

11日郭广昌失联消息的发酵,一度成为砸向复星概念股的黑天鹅,造成十余家参股的A股上市公司应声下跌,上述5只股票更是临时停牌。值得玩味的是,复星高层13日晚间在电话会议中曾为自家股票注入强心剂,直言“不会减持”,且14日开盘后不久郭广昌便重新露面,但这些似乎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充分有效地提振市场信心。

其实,从法律层面解读复星国际11日深夜公告,“协助调查”不同于“正接受调查”,前者一般只是作为证人,后者则是犯罪嫌疑人身份,当时公告中的措辞就理应降低了这位草根富豪“失联”事件对市场的杀伤力,但却显然无法轻易平息狂澜。

记者采访发现,即使郭广昌如约归来,此事件仍被视作资本金融界的白色魅影。他究竟因何事由被何人带走,是否已经完全从协助调查中脱身,许多人仍然非常关注。

“‘协助调查’本身并不是拘留,现在能够现身公司年会,也不代表就完全结束了协助调查,也可能是有限制条件的。”一位曾承办过贪腐案件的律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该律师还表示,如果是被纪委带走,并不一定是正式启动针对个人的调查程序,有时候只是办事过程中的“喝茶”了解情况,但失联这么久才现身可能案件比较复杂,“司法实践中,‘协助调查’有时是对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的前套程序,在未掌握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可能先以‘协助调查’的名义进行接触,盘问之后再决定是否采取强制措施,所以随着案件的深入,证人身份也是会不断发生变化的。”

这无疑添加了失联事件的悬疑色彩。郭广昌曾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在2015年胡润富豪榜上的排名是第17位,身家高达500亿元,他麾下的复星集团更是一个掌管着千亿级别美元资产的金融平台,举手投足皆牵动着市场神经。

所以坊间也急于从蛛丝马迹中挖出郭广昌的处境。复星国际11日深夜发布的公告中,落款是“复星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广昌”,时间及地点为“12月11日”、“上海”。有观察者称,这说明郭仍旧可以签署文件。

“当事人无论是作为犯罪嫌疑人还是协助调查的证人,都有权处理同涉案无关的财产或文件,所以仅凭签名无法非常准确地推断出郭广昌的当前状态。”上述律师对记者解释,失联谜团依然没有完全解开。

复星集团这次的反应速度也令事件更加波诡云谲。从10日下午传出失联到11日深夜发布公告,超过30个小时没有官方发声。

而2013年11月21日晚间,一则“郭广昌在香港被限制离境”的消息也曾在财经圈和媒体圈疯传,导致复星系股票22日早盘纷纷下跌,当天中午12点30分,复星集团紧急召开电话会议,郭本人出面澄清。

失联之前:一个春风得意的冬天

关于郭广昌10日失联以前的行迹,各种交叉信源出现掐架。复星集团一位高层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郭被带走毫无征兆。按照这位高层的说法,10日上午还找过郭总,其人看上去“面色如常”。据悉,郭的办公室位于复兴东路2号的复星商务大厦顶层,如果没有应酬安排,中午他会到管理层餐厅用餐。

搜狐财经也称,郭广昌10日上午还在办公室,并且曾被纪检部门问话。而社交媒体上最初的爆料却指向郭是从香港返沪时被带走。从网络流传的截图看,他失联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发布于午夜零时35分。

唯一可以梳理的,是从近一个月复星的种种动作中串联这位掌门人失联前的生活脉络。事实上,9月下旬郭广昌刚从与潘石屹周旋三年的外滩地王之战中完胜而归,对他而言,这个冬天原本应该春风得意。

就在12月9日,浙商杂志报道,复星国际附属Fidelidade保险集团在巴黎联手旅法浙商刘若进全面布局法国保险事业,业务重心面向数十万旅法华侨华人。

同一天,复星集团企业报《复星人报》刊发了一篇媒体对郭广昌的采访报道,郭称“复星已经基本形成了覆盖全球的保险和私人银行近2000亿美元平台”。复星正以全球金融业新贵的姿态迈向2016年。

而这些只是郭野心的冰山一角。12月3日,复星医药子公司复星医院拟投资2.5亿元与温州市中医院共同设立温州老年病医院有限公司,被媒体称为“探索混合所有制办医再下一城”的样本。

记者注意到,作为整个集团的决策灵魂所在,郭广昌过去一个月显得格外精力充沛,虽然其投资过分多元化引来质疑不断,但他似乎仍嫌跨界不够过瘾。路透社12月1日耶路撒冷报道,称复星正有兴趣从以色列德勒克集团购买两个位于地中海东部的小气田。

11月30日,复星医药称拟出资6500万美元认购国内最大的就医服务平台挂号网E轮优先股,加快涉猎“互联网+”。此前几天,复星参股的两个国际时尚品牌还在上海先后扎根。

11月23日,复星国际宣布收购美国保险巨头IronshoreInc剩余80%的股权,交易总值高达20.43亿美元。根据这些公开资料看,郭广昌被带走协助调查之前,复星集团及旗下子公司似乎正开足马力要为2015画上圆满句点。

事涉“大老虎”艾宝俊?

郭广昌的再次露面并不能打消市场的好奇心,究竟身涉何事成为焦点所在。在12月13日复星集团的电话会议中,公司总裁汪群斌解释称,“更多的是侧重于个人原因”。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注意到,郭广昌在商界的人缘相当不错。一位曾和他有过工作交集的匿名人士告诉记者,作为“92派”的新生代企业家,郭受过良好教育,也有强烈的家国意识。

PattiWaldmeir是英国《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也是一位中国通。她对股市、东方文化甚至“中国式潜规则”多有评述,曾与郭广昌共进午餐。在这个言辞犀利的西方记者眼中,郭的形象“介乎图书管理员和农民工之间”。

复星集团内部一位员工私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郭为人确实极其低调,深居简出,厌恶浮华,“平时特别讨厌前呼后拥的虚礼,比较有思想”。

而“有思想”也是不少曾与郭广昌推杯换盏的商界人士的共同评价。

在媒体圈内,郭广昌的谨言慎行令许多人印象深刻。相比侃侃而谈,他似乎更热衷笔墨功夫,曾有数十篇文章刊发在《上海国资》等杂志上。

接近复星集团的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与其他站在财富塔尖的民营企业家相比,郭显得更有书卷气一些,不怎么喜欢出风头。”

12月10日失联之后,坊间围绕着幕后缘由猜测纷纷。搜狐财经直指,10日上午纪检部门曾造访复星,找郭广昌谈话,涉及前不久落马的上海“首虎”艾宝俊。该报道称,郭协助调查涉及艾宝俊在复星旗下海南矿业上市一事上的违法违规问题。据说,海南矿业在2012年申报上市,之后2014年在主营业务上出现严重问题,但仍在牛市初期的2014年12月成功上市,其间是得益于艾宝俊的帮助。

记者注意到,海南矿业上市后确实业绩跳水。2014年营收大幅减少近四成,净利润更是大幅减少近六成,今年上半年愈演愈烈,营收下滑44.36%,净利润则惨遭“断崖”,同比下滑97.99%,仅有500多万元。

据媒体援引“接近其圈子的人士”称,郭广昌和艾宝俊关系密切,在一次郭组织的饭局上,艾宝俊参加。不过,这种说法并未得到任何官方口径的确认。

牵涉“上海商业教父”王宗南案?

另一种说法则围绕尘埃落定的王宗南案,认为可能是这位上海友谊集团的原总经理在狱中交代了新的重大线索,成为郭广昌协助调查的原因。

2015年8月,王宗南因犯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8年。该案判决书中明确点出了复星集团和郭广昌本人卷入的细节,“王宗南曾利用职务便利,为复星集团谋取利益。”判决书称,2003年郭曾以208万余元的低价将两套别墅卖给王宗南父母,经估价,当时上述两套别墅的市场价与实际价格差额合计269万余元。

复星方面随即声明,并未在与友谊集团和王宗南的合作中谋取过“任何不当利益”,也不存在王向复星利益输送,买房折扣处于开发商正常折扣区间。

多位律师表示,复星集团当时的这份声明存在瑕疵,并没有排除王宗南授意其他企业进行利益输送的可能性,也没有排除复星集团在王宗南牵线的其他合作中谋求不当利益的可能性,所以高墙之内的王会不会交代更多案情尚未可知。

上海一位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对记者分析称:“单从这份判决书看,很难认定郭构成了行贿罪,因为行贿罪不同于受贿罪,必须满足行贿人出于谋取不正当利益而向受贿人输送利益这个条件,而判决书只说‘谋取利益’,非常模糊。”

但两人的交情却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2003年,以联华超市为班底的百联集团成立,王宗南出任首任总裁,并将“上海商业教父”的美誉揽入怀中。而早在2000年,复星就与其治下的友谊集团“过从甚密”,两大集团共同出资4亿元合组友谊复星公司,此后“复星系”参与联华超市股份买卖的细节一直被外界认为值得玩味,王宗南身陷囹圄后也可能牵出更多陈年旧账。

郭广昌的朋友圈

郭广昌失联近四天之所以震动上海滩,还在于这距离富豪榜上的另一位常客、实德集团掌门人徐明在狱中病逝仅有一周。

尽管郭协助调查何案、调查结果为何尚未有定论,市场已将同为重量级民营企业家的两人并列而论:反腐“板子”下一步会否密集打到民企身上?

而事实上,翻看郭广昌的朋友圈会发现,他与诸多商界名流皆有深交。上海世博会上展出的民企联合馆曾由郭牵头,在外人看来,这更像是他自己的一次圈子秀。时逢金融危机,但仍有一干大佬出面力挺,包括阿里巴巴、民生银行、美特斯邦威、大连万达、苏宁电器、红星美凯龙、易居中国、华谊兄弟等等。

尤其是郭广昌与马云交情匪浅,两人同为骨灰级太极爱好者。2006年马云在杭州投建“江南会”会所,打造浙商中的顶尖圈层,郭亦是八位发起者之一。有媒体报道称,据传该会还有一条神秘的“江南令”,只要发出此令,八位发起人无论身处何地,均亲自赶来出手相助。今年6月,注册资本40亿的网商银行正式开业,股东就包括阿里和复星。

此外,郭广昌还是泰山会、华夏同学会、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等多个顶级富豪圈的核心成员。他与史玉柱的亲密程度也非同寻常,2009年12月17日,他曾为“新巨人大厦”奠基仪式站台,两人同是太美?黑卡会的成员。

郭曾公开表示,最佩服的企业家就是马云和史玉柱。当然,三人交往并不只是精神上的惺惺相惜,更是一张利益密切的生意网。郭、史所在的集团都曾入股阿里巴巴集团,并在阿里上市后获得巨额回报。

据了解,郭广昌的另一个亲密朋友圈来自复旦校友。目前“五人复星系”(指包括郭广昌在内的、五位毕业于复旦大学的复星高管)是复星集团的核心领导团,均是复旦校友,其中有两人来自复旦遗传学系;而复星监事会主席谈剑是复旦原副校长、现代遗传学奠基人谈家桢的孙女,同时也是郭前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郭广昌与广厦集团董事长楼忠福同为浙江东阳籍富豪。去年12月底,楼从澳大利亚过完圣诞节返回国内时被中纪委直接从广州白云机场带走。有媒体报道称,楼曾资助谷丽萍创办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而据公开信息,郭是YBC八位主要发起人之一,出任副理事长。不过,目前并无确凿证据表示这两位同乡曾有过亲密接触。

郭广昌谈政商关系

众所周知,郭广昌出身寒门农户,1992年以3.8万元起家,而如今“复星系”在资本市场所控制的市值涉及多达35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超过人民币8500亿元。

资本市场对他的评价是“像一只善于隐匿的猛狮,不动声色地潜伏,一旦见其爆发,瞬间已经猎物得手”,郭广昌本人也曾多次表达过复星是巴菲特中国门徒的理念,而复星“保险+投资”的商业模式则像是对巴菲特的致敬之作。

目前整个集团业务涉及医药、房地产、零售、钢铁、矿业、保险、PE等,投资区域拓展至欧洲、北美、中东、东南亚,从其在综合金融和产业运营两方面的布局看,绝对算得上国内混业经营的旗舰。

然而,当85岁的巴菲特仍以被顶礼膜拜的形象出现时,郭广昌却两次被传“调查”。许多市场评论认为,郭广昌一路走来过程中的个人努力毋庸置疑,但背后也一直蛰伏着政商关系的暧昧身影。

2013年11月“被限制出境”传闻后半年,郭广昌公开发表文章《人是需要相信一点什么的》,罕见地谈到政商关系。而这次失联以后,这篇大作也被重新翻出,在坊间热传。

“我们相信30年的改革开放政策会是稳定和长期的。你要相信你这个企业只要自己没有犯错误,没有乱来,政府不会整你。很多人不信这一点,我们是信的。大的方向上我一是相信中国的未来经济看好,二是相信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我们四个人(创业团队),我们没有一个移民海外、拿海外护照的。”郭广昌当时的直白表态,被认为或是用意深刻的隔空喊话。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微信号:南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