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财政支出提案通过存疑:美国政府或再度"关门" 李倩玲

2017-05-16 08:45:34 点击数:

时隔四年,美国政府或再度面临“关门”风波。只不过,这次的主角,从奥巴马换成了特朗普。

由于当前施行的财政支出方案在4月28日正式到期,若美国国会在4月29日前不批准通过新的财政支出提案,或通过持续决议法案对美国政府财政预算支出进行授权,那么美国政府将在特朗普总统正式上任第100天宣告停摆,重蹈4年前奥巴马政府“关门”的覆辙。

“目前,情况还不够乐观。”对冲基金BMO投资策略师IanLyngen向记者直言,此次美国财政支出提案要获得通过,要获得至少60个美国参议院议员投票支持,但特朗普由于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尚未拉拢民主党选票,令美国政府再度关门悬念犹存。

记者多方了解到,尽管美股受益法国大选与良好经济数据持续创新高,但不少对冲基金早已严阵以待。

美国两年期基准利率与同期国债利率的利差一度扩大至32.3个基点,显示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开始担心美国政府一旦未能解决债务上限问题,将不得发行国债,由此引发美国金融机构能使用的合格信贷抵押品骤降,整个融资成本水涨船高。

“更严重的是,由于融资成本骤增,整个美国资本市场流动性骤降,进一步触发大量金融资产的估值调整,到时金融市场又将遭遇剧震。”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弗兰克·凯利(FrankKelly)发布最新研究报告指出。可以预见的是,若特朗普有政府受制债务上限问题不能大幅举债实施财政刺激政策,他所承诺的税改、万亿美元基建项目投资计划等经济政策都将举步维艰,以买涨美股美元为主的特朗普交易将彻底退潮。

财政悬崖“近在咫尺”?

“考虑到美国国会25日前休假两周,其实整个国会只有4天时间提交一份得到共和、民主两党同意的新财政支出提案,并督促美国国会众议院与参议院批准通过,才有望避免政府遭遇财政悬崖而被迫关门。”IanLynge向记者分析说。

尽管美国共和党把持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但由于特朗普医改法案因共和党内部分歧遇阻,让民主党看到机会。

美国民主党领袖Schumer表示,若共和党成员坚持要求在此次财政支出提案纳入一些争议较大的项目,包括减少计划生育项目财政预算、修建边境墙或开始驱逐非法移民,那么美国政府很可能停摆,并对美国经济发展造成打击。

事实上,Schumer的这番言论绝非无的放矢。

由于美国国会两党未就政府预算达成协议,令奥巴马政府在2013年10月一度被迫关门,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剧震——美股美元大幅下跌,避险投资情绪高涨令金价大幅飙涨。

1995年克林顿任期的美国联邦政府一度停摆22天,经济损失超过14亿美元,当年美国GDP增速放缓0.5%,这也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预算危机。

在RJOFutures金融市场分析师PhillipStreible看来,由于当前美国经济正处于复苏期,若美国两党在财政支出预算问题纠缠不清导致政府关门,令美国经济重回衰退风险,甚至引发市场对美国债务违约的担忧,这是美国政府与共和民主两党不能承受的后果。

多位熟悉美国政策的知情人士透露,当前共和党计划提出一项新的财政支出法案,其中去掉不少争议性支出计划,比如鉴于修建边境墙费用高昂,共和党可能推迟对该申请做出决定。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这些让步或许能促使民主党迅速同意新财政支出方案,为上调美国国债上限做铺垫。毕竟,美国政府只有通过财政支出预算法案后,才会运作提高国债上限额度,反之一旦预算法案停摆,特朗普政府未必能赶在10月份前解决政府国债上限问题,由此令美国经济发展前景受到创。

国债上限调高博弈“暗战”

所谓美国国债上限,主要是美国国会批准的、在一定时期内美国国债最大发行额,以履行政府现行的法律义务,包括社会保障、医保福利、军队薪酬、国债利息、税收返还等。

有数据统计,奥巴马担任总统以来,要求国会10次提高债务上限。2015年11日,美国国会通过由奥马巴签署的债务上限及预算法案,将新的债务上限调整时间延期至2017年3月15日。这意味是当前美国债务上限额度是18.9万亿美元。但事实上,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3月7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约为19.85万亿美元,早已超过债务上限。

PhillipStreible认为,特朗普政府此次调高国债上限,不仅仅为了维持美国政府日常运转的资金开支,更希望能通过大幅调高国债上限容忍政府承受更大的财政赤字,以此推动特朗普税改、万亿美元基建项目投资计划顺利实施。

申万宏源证券估算,若特朗普减税政策和基建计划都在其任内推行,未来四年美国触及债务上限的次数高达7次,按照以往经验,假设政府每次增加国债上限额度8000亿美元,那么2017年美国政府债务增至20.6万亿美元,到2020年这个数字将高达24.9万亿美元。

不过,特朗普的算盘能否兑现,不仅取决于此次财政支持预算法案能否顺利过关,更需要妥善处理美国两党之间的矛盾。

一直以来,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对调高国债上限的立场截然不同,民主党更倾向同意调高债务上限,而共和党更希望通过削减福利、减税,充分市场化、自由化,放松经济管控等措施刺激经济增长,而不是一味调高国债上限实施财政刺激政策。


可以预见的是,由于特朗普税改法案减少财政收入,万亿美元基建项目投资计划又扩大财政资金支出,其年度财政赤字压力很可能超过奥巴马时期。

令市场颇感惊讶的是,金融市场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反而更关注美国政府关门以及国债上限调高停摆所衍生的新套利机会。

多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考虑到美国政府关门与债务上限调高停摆可能导致美元流动性减少,令美元拆借利率大幅提高,这种预期可能变相促成美元加息预期升温。

“据我所知,不少对冲基金已经开始削减美股美元头寸,提前为美国政府关门与国债上限调高停摆做好风险对冲。”他直言。

钟齐鸣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植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微信号:南财